0851-87117600
企業賬務管理系統【 電信】【 聯通】 協同辦公系統【 電信】【 聯通】 綜合管理系統【 電信】【 聯通





《大國交通》走進峰林特大橋
記錄貴州高橋誕生背后的艱辛
時間:2019-11-04 閱讀:


    爬上150多米高的塔柱,全方位錄制上橫梁混凝土澆筑過程;下到50多米深的洞底,多角度“聚焦”隧道錨預應力管道定位焊接;順著引橋的方向,親眼目睹笨重的架橋機將一片片厚重的T梁架設成功……10月31日晚至11月2日中午,《大國交通》紀錄片攝制組專程趕赴貴州公路集團第六分公司承建的興義市環城高速公路峰林特大橋施工現場,用一組組鏡頭,真實記錄了貴州交通人“逢山開路、遇水搭橋、無私奉獻、堅韌拼搏”的精神,將向世人展示世界橋梁博物館創造的輝煌業績和背后的艱辛歷程。

爬上高塔尋秘

    11月1日早上5點半,頭天剛舉行2019國際山地旅游暨戶外運動大會開幕式的興義市萬籟俱靜,氣溫低至7℃,出門倍感寒氣襲人。在前往峰林特大橋的路上,唯見幾道明亮的車燈燈光直刺蒼穹。路經興義環高項目公司時,貴州公路集團6個紅色大字和藍色LOGO標志在夜幕里分外醒目。

    到達正在施工中的峰林特大橋興義岸4號主塔時,天空依舊看不到一絲亮色,大橋周圍的群山因黑暗仿佛隱匿了行蹤,10余米外的塔柱都看不清楚,塔頂用于施工照明的探照燈此時成了聯系天地間的唯一光源。再加上大橋地處馬嶺河峽谷,寒氣逼得剛下車門的人渾身直打哆嗦,或用圍巾御寒,或找厚衣擋冷。

    借著從塔上灑下來的微弱燈光,依稀能看到塔頂不時閃過的人影;橋下,混凝土罐車往來轟鳴,輸送泵不停運轉;提前趕來準備交接班的工人,趁著空隙點燃幾塊朽木放在油漆桶里,伸手取暖……

    低溫,可能會摧毀膽小者的意志,卻激發了貴州公路集團建設者的“潛能”。因施工作業需要,當班工人和現場管理人員從前一晚的6點半進場開始,一直堅持到現在,不敢有絲毫的懈怠和放松。

    施工現場處處涌動著的工作熱潮,瞬間點燃了攝制組老師的拍攝熱情,他們和項目管理人員快速交流完拍攝想法后,隨即戴上安全帽,跟著項目總工段武兵摸黑朝塔柱走去。

    4號主塔高153米,本次澆筑的上橫梁位于塔柱頂端,雖然前面130多米可以搭乘施工電梯直接到達,但后面20來米只能靠人踩在筆直的、型鋼焊接的梯子上,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往上攀爬。更難的是,個別平臺處僅留有一個人的身位可以鉆進鉆出,連多一個相機背包都不成。

    在130多米的高空爬樓梯,光是想想就腿軟了,更何況攝制組的5位老師都是北方人,身材高高大大的,要從幾十厘米寬的口子里攀上攀下,難度可想而知。所幸的是,攝制組的老師聽從建議,已提前將拍攝所用的“十八般武器”裝筐后通過塔吊安全“托運”到了塔頂。

    也許有人會問,竟然此行如此“兇險”,為什么混凝土澆筑不能等到天亮以后再繼續呢?節目錄制也可以在白天進行啊?對此,段武兵給出了答案。混泥土澆筑是一個連續施工過程,一旦開始就停不下來了。如果中途突然中斷,必然會出現混凝土澆筑質量問題。同理,要想真實記錄施工過程,也只能同期進行,不可能中途停下來等著拍攝或重新來一遍。

    轉5道彎,過6道卡,順利爬上塔頂后,攝制組老師立即投入到工作中——找準機位,立三腳架,架攝像機,遞話筒,打燈光……一切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大家都想趕在天亮前多抓拍一些交通建設者苦干實干的真實場景,讓更多觀眾知曉貴州公路人的奉獻與堅守。

    為了從更好角度拍出施工畫面,5位老師相互配合,扛著沉重的攝像機爬上鷹嘴去俯拍;太陽出來了,逆光現象很嚴重,脫下外套給攝影機擋光……在150多米高的橋墩上,仿佛只要手里握有拍攝工具,寒冷和危險都被攝制組老師拋在了腦后。

    在混凝土澆筑過程中,攝制組老師還結合施工場景,詳細了解了大橋建設的關鍵點、施工工藝以及施工管理中可能會出現的問題等。管中窺豹,他們得知貴州各種大橋順利誕生背后歷經的種種艱辛。

深入地下追“根”

    冬日晝短。當攝制組拍完項目T梁預制場施工后,月亮不知何時已悄然掛在了半空。此時,峰林特大橋義龍岸的夜間班組開始挑燈夜戰了。聞訊之后,攝制組顧不上吃飯和休息,又沿著蜿蜒、崎嶇的施工便道趕往現場。

    作為興義環高重點控制性工程之一,峰林特大橋是國內山區第一座大跨徑鋼混疊合梁懸索橋;大橋橫跨馬嶺河峽谷,全長1163米,采用主跨550米的單跨雙鉸鋼桁梁懸索橋設計,橋面離谷底 364.2米。

    相對于高大橋墩的“顯赫地位”,深埋于地下56.2米的隧道錨少為人知,但對大橋承重而言,它卻“居功巨偉”,因為全靠它穩穩拉住大橋上的錨索,進而通過錨桿承擔起大橋自重以及通過橋梁的車輛等重物荷載。隧道錨單個錨室設置73根預應力管道,管道定位精度須在±2毫米以內,角度偏差須小于0.1度,對現場施工過程的控制精度要求極高。

    看到燈火通明的隧道錨索鞍夜間施工現場,攝制組再次被深深震撼——在幾十米的深處,密密麻麻的鋼板如同迷宮一般,工人如同花間的蝴蝶,行走自如。一邊正在澆筑混凝土,工人們按照分工有序地忙碌著;另一邊正在進行預應力管道的定位焊接,不時閃爍出“勝利”的火花。

    站在洞口拍完施工全景后,攝制組又深入隧道錨最底端進行錄制。鏡頭里,身著“貴州公路集團”反光背心的施工工人在間隙1米多寬的鋼板間來來往往,手中的焊條隔著防護面具不時發出耀眼的光芒……從左到右,從前到后,從上到下,攝像機鏡頭變換著角度同樣忙個不停。

    雖然是夜晚,但攝制組的老師忙碌1 個多小時、從洞底爬上來時,臉頰卻流淌著熱汗。遠處的半空中,主塔頂端的施工場景讓他們又舉起了手中的攝像機……

夜幕里的不歸人

    據了解,《大國交通》是一部反映新中國成立70年來交通領域巨大成就以及對大國崛起的影響和輝煌未來的大型紀錄片,該片旨在生動詮釋交通人始終不懈奮斗和無私奉獻、大膽改革與勇于創新,創造了世界交通發展史的奇跡,進而激發全國人民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勵志時代賦予交通人的歷史責任,堅定不移向著交通強國邁進。

    本次赴興義環高拍攝,《大國交通》攝制組不僅從專業獨特的角度拍攝了峰林特大橋4號主塔上橫梁混凝土澆筑、隧道錨、T梁預制場等重點施工現場和標準化場地,還采訪了相關管理人員、施工人員、技術人員等,從不同側面記錄了貴州公路人“白+黑”的工作日常,反映了他們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斗、特別能奉獻的交通“鐵軍”精神。

    世界橋梁看中國,中國橋梁看貴州。在中國交通發展史上,貴州因特殊的喀斯特地貌而成就了各種類型的橋梁,是世界橋梁博物館。其間,有著交通“鐵軍”美譽的貴州公路集團先后承建了世界第一高橋——杭瑞高速北盤江大橋、亞洲同類型橋梁第一高墩的畢威高速赫章特大橋等等。此次接受節目錄制的峰林特大橋所屬的興義環高,正是貴州公路集團采用PPP模式投資建設。但因橋梁位置比較特殊,屬于禁飛區域,無法采用先進的無人機進行拍攝,攝制組只好登上塔頂進行近距離錄制,也正好真實體驗到了貴州高橋建設的艱辛歷程。

    “來到貴州,看到高橋林立,一路上都是穿云駕霧的感覺,讓人非常震撼,素材也非常棒,難怪貴州被稱為橋梁史上的奇跡。”談及此次拍攝體驗,攝影師薛非很是感嘆。

    “以前,我們更多的是從各種宣傳片里看到貴州橋梁建設的成果;這一次,我們有幸經歷了峰林特大橋建設的一段歷程,更知榮譽背后的不易。”攝制組導演耿欣元表示,“看到一線工人的無私奉獻后,我們爬100多米高的橋墩就渾身充滿動力,也希望多拍攝一些感人場景,盡全力去真實記錄和再現。”

    其實,為了搞好這次專題片拍攝工作,攝制組的老師已經連續奔波、作戰多日。10月31日,當他們完成上一個地方的節目錄制之后,又星夜兼程趕到興義。晚上11點多,疲憊不堪的他們都準備躺下休息了,得知峰林特大橋上橫梁開始澆筑的信息后,5位老師趕緊起床下樓,緊急趕到現場去熟悉施工場地和環境,生怕錯過每一個細節。每次行動,他們都是集體出發,5個人同進同退、同上同下,配合熟練、默契,沒有抱怨,沒有牢騷,有的只是堅持和敬業。

    建設大國交通需要大國工匠,傳遞大國精神需要大國記錄者。在攝制組的鏡頭前面,呈現的是一批批筑路“鐵軍”;而站在鏡頭之后的攝影師,則是一支拍攝“鐵軍”,他們在專注地記錄貴州交通建設者工匠精神的同時,也踐行了一個職業記錄人應有的工匠精神。

    忙完當天的拍攝,已是晚上9點過了。在趕回項目部的路上,導演耿欣元又開始第二天的工作安排了——“明天再去引橋上取兩處景,大約2個小時……”須知,他們當晚還要連夜導出白天錄制的視頻并進行編制呢。

    山間的夜晚安靜而溫柔,只聽得見汽車的馬達聲和車輪碾壓路面發出的轱轆聲。天空中,一輪彎月懸掛在一排排橋梁墩柱上面,美輪美奐……(集團機關 易興華 黃煜雅 六分公司 劉介宏 文/圖)

10月31日23點,峰林特大橋上橫梁處的工人們正在挑燈夜戰

采訪項目總工段武兵(右)

11月1日早上,往大橋塔頂泵送混凝土

11月1日上午,攝制組爬上高塔拍攝混凝土澆筑

深入洞底追“根”

錄制夜間施工

攝制組老師相互配合,爬到鷹嘴吊上取景




鼎尚国际娱乐会所公主